731 BP机?那玩意儿太落后,咱不搞

“既然搞出来了,为什么不先提供给国内?我们国内通讯器材都得靠进口,每年花费大笔的外汇!如果国内可以提供,这些外汇就省下来了。”龙耀华问着谢凯。

这小子从来都不按套路出牌。

实在是难以摸透他的想法。

“首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的通讯产品,虽然说比国外通讯产品性能要高30%左右,价格更是低很多,但是也有着一些缺陷。”郑宇成在一边开口说道。

龙耀华看着他,心中也是叹息。

要是没有缺陷,多好。

郑宇成索性直接让侯为贵介绍情况。

侯为贵第一次见到龙耀华这样的高层人物,坐在一边,只能默默地听着,心中暗暗震惊,谢凯好像不一般?

一直都在发呆,直到谢凯轻轻地推了推他,“首长让你介绍一下我们的程控交换机。”

“啊~”侯为贵急忙站起来,“我们的交换机,采用……”

“不用拘束,介绍一下有什么缺陷。”龙耀华对通讯设备也不是很了解,军方通讯设备,研究方向跟民用不同。

有电话线的通讯系统,很容易就会因为电话线被切断而中断。

远距离高质量的无线通讯,才是军方研究的重点。

“缺点方面,主要是因为国内电子产品使用寿命不长而导致,在一直开机情况下,一些重要的电子部件在使用18个月后,就会开始出现故障,越往后,故障率也就越高,维护保养成本相对来说,要高一些。”侯为贵解释着缺陷。

“首长,其实这个也很不错了。我们准备寻求国外先行建立试运行网络,就当做实验呗,技术成熟了再提供给国内用户,那时候,成本也降低下来了。”谢凯笑着说道。

他根本就不会说,我们其实是为了卖更高价格,先出口,在国外有了好的口碑后,出口转内销。

那样的情况下,国内用户也不能厚着脸皮说你们技术不如国外,使用寿命不如国外,还卖那么高的价格……

“这样?不怕砸了招牌?”龙耀华盯着谢凯,知道这小子没说实话,倒也不说破,“你们打算出口哪个国家?”

“还不知道哪个国家有项目呢。如果没有,估计也就是跑坦桑尼亚那边去呗。”郑宇成也是一脸阴险的笑容。

龙耀华心中气得恨不得直接用手中的杯子砸他,脸上却是笑着,“这事儿你们自己看着办,出口批文方面,你们搞不定再来找我。对了,你们那边的资金……”

“首长放心,资金绝对安全!中信银行跟我们财务部的人都盯着,一旦有问题,绝对会马上收手。”郑宇成立即站起来拍着胸脯保证。

一边的谢凯一脸鄙视地翻了个白眼儿。

果然是就瞒着自己一个人。

中信银行经营外汇业务,动用十多亿美元的外汇,也不可能不惊动国家。

去年一年,国家外汇结余,也不过才20.72亿美元,十多亿美元的外汇去向,财政部怎么可能不查?

“不会影响到项目就好。”龙耀华也没多说什么,转而看着谢凯跟侯为贵。

谢凯一看,便知道郑宇成要汇报基地的项目情况,当即喊了一声侯为贵,有些拘束的侯为贵跟着去了外面。

“抽么?”谢凯掏出一支烟,递给后者,“可以有效缓解压力。”

侯为贵摇头,看谢凯熟练地点上烟,喷出一个烟圈后,才开口问道,“咱们真的出口?”

看着这位未来通讯领域的大拿,谢凯不由觉得有些好笑,这可是让化为都没脾气的大拿,虽然业务不如华为,营业额一年也只有华为的几分之一,但是有些技术,那是华为也没法比的。

“真的出口。这次来这边,就是为了批文,给上面的领导们打个预防针。侯科长,以后咱们的通讯产业就由您负责了。”谢凯再次吐出一个烟圈儿。

通讯市场的发展前景太大,要是搞得足够大,如同苹果那样,一年利润四五百亿美元。

就靠着每年利润,都能造一支最先进的航母编队!

哪怕搞不到苹果那样大,华为那样的利润,一年也能造一支航母编队。

“可我们都不知道哪个国家有项目。”侯为贵不理解谢凯他们的商业运作模式,“我们只有产品,还没组建生产工厂,也没建立销售团队……”

“销售团队慢慢组建,生产工厂?侯科长,您说,一种产品,最大的利润在什么地方?最核心的是什么?最耗费成本跟时间的又是什么?”谢凯一连串的问题,让侯为贵有些蒙。

之前研发出来,他也考虑过,如何把产品快速推向市场。

而谢凯说的这一连串的问题,他之前还都没有考虑过,或者说,一开始,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多大的规模。

一种新产品出现,要想快速推向市场,可不容易。

“真正的核心,是在技术。我们的程控交换机,占据着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国产,这是一笔无形的资产,之前一直都被发达国家垄断;而利润,同样也是新技术带来,咱们的程控交换机,一台最少都得卖到200多300美元。这样的情况下,市场缺口大,我们如何快速而又稳妥地占据更多市场份额?”谢凯似笑非笑地看着侯为贵。

侯为贵适合守成。

这是谢凯看重他的根本原因。

即使没有谢凯,中兴发展到未来,一年销售额也得超过千亿,这就是侯为贵这位大拿给中兴打下的基础。

有了谢凯,华为那种善于进攻开拓,不断大手笔投入技术研发这些优势,都将会出现在中兴。

全国范围内,如果只从企业角度,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有404科研投入比例大。

赚取的所有钱,除了成本,连国家都不上交,全部投入到研发中。

当然,民用产品不行,那个还是得交税的。

有谢凯这个了解未来通讯市场发展方向的人存在,通讯公司甚至不会出现华为那样有时候完全是用整个公司未来进行赌博的情况去开发一向投入很高的业务。

“如何快速占领市场?建立庞大的工厂,扩大生产规模?”侯为贵现在还真心没有到中兴老总的程度,他的眼界,还在691厂,没有放眼世界。

“工厂建设周期长,生产线调试,工人培训等,哪样不要时间?咱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而且,建设起来,成本高,回报低。侯科长,目前国内,有着很多国营企业因为没有计划任务或者无法适应市场而工资都发不起……”谢凯完全是循序渐进地给侯为贵讲这事儿。

代工。

目前国际上,还没有一二十年后那样专业。

“利用这些工厂生产?这样一来,咱们就不用投资工厂,不用投资设备,甚至不用培训工人?可质量怎么保证?”侯为贵顿时就明白了谢凯的意思。

“质量体系。电子领域,其实更容易,航天系统有一套七专技术协议,主要就是针对电子产品。而且,我们其他的下属单位,很多都是采用这样的生产模式。我们只负责技术研发,成品组装,销售渠道建设……”谢凯介绍着他们的运作模式。

侯为贵有些明白了。

谢凯给他讲这些,显然就是告诉他,年后新工厂如何操作。

原本他还想着,5000万的资金,看起来很多,要真的投资建厂,并且投入到新的技术研发中,根本就搞不到多少。

“您之前负责技术,也知道国内有哪些单位可以生产什么零部件跟有总装能力,可以先罗列出来,到时候一家家地谈,谈下来,就可以开工生产……同时,还得从这些单位内把他们的技术力量抽调一部分组建我们的研发部门,您的团队太小。我们不仅要生产程控交换机,还得生产移动终端。”

“BP机?”侯为贵顿时来了兴趣。

沪市在83年就建立了中国第一家寻呼台,虽然只是使用模拟信号,用户需要打电话给寻呼台才知道回电号码,但是也让很多人的工作生活方便了很多。

84年,花都开通了数字式寻呼机,不用回电,用户就能知道谁找自己。

这就是第一代即时通讯工具。

谢凯一听,不由露出了回忆的神色,那时候,他也曾是BP机用户,只不过是在90年代末期手机已经开始普及的时候,花两百块钱买的一台,价格老便宜了。

“咱们不做那玩意儿,做可以直接即时通话的移动终端。比如,您一台,我一台,我在很远的地方,拨您的号码,信号通过中转的信号塔,经过咱们的交换机不断把信号从一个信号塔传递到另外一个信号塔,最终联通您的终端,就想咱们现在这样面对面讲话……”谢凯真的很怀恋有手机的时代。

不用寻固话,随声携带,随时打电话。

侯为贵瞪大了眼睛。

这布局,这么大!

要真的搞出来了,这得多大的生意?

“咱们能搞出来?说起来很简单,可要实现,需要的技术太多了。”搞技术的人,自然清楚这里面有多复杂。

“没有什么搞不出来的,因为我们已经有了基础的技术!需要的就是靠您的团队来完善!”谢凯一脸笑容。

可侯为贵根本就不相信。

上一篇:730 欢乐竞争的中国通讯市场下涌动的暗流
下一篇:732 你们搞出了程控交换机?开玩笑吧(6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