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3章 院中枯井

这两把刀看上去几乎是一模一样,气息都是无比的神秘,可是给魔凰的感觉还是有些不同。

它觉得黄逍这把给它的感觉更加亲切一些,更舒服一些,而这里的这把给它的感觉有些不舒服,似乎有种厌恶之感。

魔凰一时间有些想不通,它便将其归结于,自己和黄逍这把鸣鸿刀算是比较熟悉,毕竟是待了一段时间,而且还互相交流过。

与此同时,魔凰也能够感觉到这里这把鸣鸿刀的深处同样蕴藏着天火之炎,蕴藏的天火之炎甚至比起黄逍这把更加的庞大。

哪怕是黄逍这把吞吸了龙山中的庞大火焰精华,还是远远不如。

“你可要记住现在的身份。”哑伯淡淡地说道。

魔凰顿时不敢再多问了,毕竟它现在假扮一只寻常的小鸟。

“你还要假扮又聋又哑的老头呢!现在不也出声了?”魔凰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声。

也就是敢暗暗嘀咕,可不敢当面说出来。

当哑伯说完这话之后,眉头一皱,然后将两把刀放进了抽屉中,然后合上了抽屉,关上了柜门。

接着他走到了屋内一张旧椅子前坐下。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哑伯!”很快,屋外传来了一个喊声。

门外站着两个人,正是刘煜和刘近义。

只见他们两人神情有些紧张,他们喊了一声之后,就静静站着。

很快便听到屋内传出了一个声音:“进来!”

听到屋内传出的声音,两人的身子都是微微颤抖了一下。

“爹?”刘煜看向了自己父亲低声喊道。

刘近义微微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了房门进入了小屋中。

刘煜看到自己父亲进入之后,他也是跟了上去。

他们两个人得知哑伯回来之后,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这还是因为几天前刘煜发现这屋中的异常,尤其是那把仿刀。

他马上就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刘近义开始听到刘煜的话,都是有些不相信,这样的事情实在太怪异了。

哑伯会武功,这点他们不怀疑,毕竟当年的哑伯也是行走江湖的。

而现在,在他们看来,哑伯老了,他们就提供一个地方让他养老。

当听到自己儿子说的那些事之后,刘近义才发现自己或许遗漏了很多事情,对哑伯的了解有些太少了。

尤其这个时候,屋内传出的声音,很显然,这声音就是哑伯传出来的。

而之前,哑伯是又聋又哑啊,怎么可能听得到,怎么能够开口说话呢?

这一切都是让两人心中很疑惑,也在心中暗暗想着,哑伯到底为何要装聋作哑?

当两人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入屋中之后,便看到哑伯坐在椅子上,屋内昏暗的光线让两人感觉到周围透露着森森的寒意。

刘近义朝着哑伯深深的行了一礼,同样的,刘煜也不敢迟疑。

“哑伯~~”这一喊出声,刘近义便停住了,因为这个时候再用这个称呼似乎有些不妥了,于是他急忙改口道,“前辈,煜儿他~~他不是有意擅闯的,他是~~”

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只见哑伯摆了摆手。

于是刘近义便不敢再说下去了。

他们两人来这里,其实还是想将这件事和哑伯解释清楚。

刘近义很清楚,哑伯这么多年了,都很低调,尤其他保管着一把神奇的仿刀,这绝对是一把神兵利器了。

而刘煜却是擅自闯入,并且看到了。

刘近义很清楚,刘煜擅自闯入的痕迹肯定会被哑伯发现,所以他们立马过来想要道歉。

当年哑伯在自己父亲身旁,算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刘近义对哑伯也是有很深的感情,可是现在的哑伯让他完全看不透了。

“看到了什么?”哑伯淡淡地问道。

哑伯刚才在门口的时候,便发现了有人进入了自己的屋子之中,还好自己的刀还在。

现在两人的出现,他倒也并不是太过意外。

这后院也就是刘家父子才能进入,真的进入自己这个屋子内,也应该是他们两人。

而且自己的刀还在,至少可以证明,这应该是熟人所为。

魔凰有些不解地看着哑伯,它是真的搞不懂了,这老头本来是假扮又聋又哑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又是不假扮了?当着两人出声。

不过,它还记得老头说的话,没有出声,就静静地看着。

刘煜不敢隐瞒,将事情全都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哑伯眉头一皱,他思索了一番。

心中倒是有些不解,自己的刀不可能无缘无故发出什么动静。

他倒不怀疑刘煜的话,要不是自己的刀发出动静正好被刘煜察觉到,他恐怕也不会擅自闯入。

“这个时间点倒是有些凑巧,当时似乎我应该在龙山,在百里震那边。”哑伯心中暗暗想道。

“前辈?”刘近义轻声喊了一声,“前辈放心,晚辈不会打扰前辈。敢~~敢问前辈真是哑伯吗?”

“哼!”哑伯忽然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冷哼就像一阵震雷在两人耳旁响起,震得两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前辈恕罪!”刘近义额头冷汗直冒。

他倒不是说怀疑有人冒充哑伯,只是他觉得有些不真实,眼前这个哑伯让他有些完全看不透,和自己印象中的哑伯完全不同。

尤其是这把神奇的刀,还有哑伯似乎也不是又聋又哑,这颠覆了他心中对哑伯的印象。

“你们口中的那人早在数十年前就死在了老夫手中。”哑伯冷冷地说道。

“什么?”刘近义和刘煜两人都是愣住了。

刘近义刚才心中也就是认为哑伯因为某种原因不再假装聋哑了吧,他还没有真的认为眼前这人是假扮的。

“果~~果然不是吗?”刘煜口中喃喃了一声。

忽然,刘煜高声喊道:“你~~你杀了哑伯?”

不过当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便发出了一声惨叫,狼狈地瘫倒在了地上,口中不住的吐着鲜血。

“前辈恕罪!”刘近义吓得魂飞天外,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模样,他急忙跪倒在地恳求道。

刘煜的惨叫声很快便停了下来,他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气息变得有些微弱。

不过刘近义发现他还活着,只是受了不轻的伤,应该还没有性命之忧。

他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儿子是怎么受伤的,应该是眼前这人凭借无形的气势便让自己的儿子无法抵挡。

这样的高手,他根本无法得罪,也得罪不起。

哑伯就算是被他杀了,他还能怎么办?

报仇?

那显然是不可能。

魔凰已经飞在了空中,然后落在了柜子上,它这个时候不敢再落回蒙面老头的肩膀上了。

刚才蒙面老头的气息很是恐怖,它这个时候才想起,这老头应该是魔殿的高手啊,这样的人物,又岂会那么好说话?

之前和这蒙面老头在一起的时候,它都不曾感受到这些,所以一时间竟然是忘记了这些。

或许是因为自己和黄逍的关系,也因为这老头并没有刻意针对自己什么,才让自己一时间没有察觉到这老头的恐怖气息。

这样的魔道高手都是心狠手辣之人,魔凰心中不由惊颤不已。

不过它也是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不是针对自己。

“前辈,不知道前辈有何吩咐?”刘近义低声问道。

他不敢问对方是何人,这个时候,他很清楚自己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这个人的话若是真的,他真的杀了真正的哑伯。

这数十年间一直假扮哑伯在这后院,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刘近义心中很是不解。

不过,不解归不解,刘近义只能将这些深深埋在心底,还有那报仇之类的,更是不敢表现出来。

自己镖局还有一大家子人,要是得罪了这个老头,恐怕一个都别想活。

如今,他只想先保住自己的性命,保住镖局的人性命再说,至于其他的只能是以后从长计议了。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用处。”哑伯,应该说是蒙面老头了,他低语了一声,然后手中一翻,一块令牌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然后随手一抛了,抛向了刘近义。

“这是?”刘近义急忙接住令牌,快速扫了一眼,只见这令牌上面刻着一个‘魔’字。

“此令牌可以号令天下九成以上的镖局,你拿着这块令牌,发出命令,寻找匠神欧锦的下落,一旦得到确切线索,有重赏!”蒙面老头说道。

听到这话,刘近义捧着令牌的双手颤抖了一下。

用这块令牌就可号令天下九成以上的镖局?

刘近义心中无比的震惊了,他不曾听闻这镖局中还有什么联盟的。

不过,这个老头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不会有假吧,恐怕这都是暗中进行的。

“若是办得好,自有你的好处!”蒙面老头淡淡地说完之后,便挥了挥手。

“是!”刘近义躬身道。

于是,他抱起差不多是陷入昏迷的刘煜,出了屋子,出了小院。

出了小院,刘近义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回头看了一下后面的小院,微微摇了摇头。

他现在也只能按照对方的意思去做事了,不过,还好这事没有什么危险,就是找人而已。

那匠神虽然说行踪不定,但是若真的有九成以上的镖局能够听命行事,那么或许能够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毕竟像自己这些镖局,在天下各地行镖,一路上听到的看到的,自然是不少,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哑伯的仇?”想到这里,刘近义心中只能暗暗叹了一声。

他觉得自己愧对哑伯了,这个仇他是报不了了,至少自己在那老头面前一点机会都没有。

还有这个老头留在自己镖局中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说,是父亲留下的那些信息,和李前辈有关吗?”刘近义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个念头,他觉得这件事还真的很有可能。

否则自己这个镖局还有什么可以吸引这样的高手,总不能说窥探自己刘家的‘谪仙剑法’吧,可是眼前这老头的实力应该还看不上自己刘家的残缺剑法才是。

“或许哪一天能够找到李前辈,恳请李前辈出手,才能够对付这个老头吧,到时候才能替哑伯报仇了。”刘近义想了想,便快步离开了。

“前辈,你竟然控制了天下九成的镖局?”魔凰有些惊讶道。

“又出声了。”蒙面老头淡淡地说道。

“这里不是没有人了吗?”魔凰低声说道。

蒙面老头没有再说魔凰什么,似乎是给魔凰解释了一下道:“这些年,老夫无聊之下弄得小玩意。有些事,老夫分身乏术,再说,一些小事,小道消息,这些小人物小势力有他们的办法和门道,而且更加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胜在隐蔽。”

“前辈,您应该和魔殿有关系啊,那魔殿的势力难道不能动用?”魔凰问道。

“你这小东西还想绕着弯打探老夫的身份吗?”蒙面老头低骂了一声道,“曾经有关系,如今差不多是没关系了。而且,前些年老夫有伤在身,实力大损,还不想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也只能弄点小手段罢了,比如暗中整合了一下这些镖局。龙山一行,老夫现身的消息恐怕也会被那些家伙知道了吧,你也不用急,很快你也会知道了。”

魔凰没有再问蒙面老头的身份,它心中对他的伤势也是有些好奇,不知道到底是何人能够给这老头重创。

不过它还是很识趣的没有问这些,而是问道:“那前辈您找那匠神欧锦是为了打造神兵?啊?是为了这两把鸣鸿刀?”

就在魔凰说话间,它看到蒙面老头已经从抽屉中将两把鸣鸿刀拿了出来。

“没错,为了这两把刀。”蒙面老头点头道,“葬神堂找欧锦许多年了,也不曾找到。让这些镖局去找,也不能报多大的期望。”

说完,蒙面老头便朝着屋外走去。

魔凰急忙跟上,跟着蒙面老头走到了小院中。

蒙面老头走到小院一个角落的一口水井旁才停了下来。

“没水,枯井?”魔凰飞在空中低头看了下面的水井一眼,发现这水井漆黑一片,以魔凰的眼力,就算是一片漆黑也能看到底部没有一滴水。

蒙面老头直接跳入了枯井之中。
上一篇:第1532章 名额未满
下一篇:第1534章 带老夫回家